<ruby id="iywma"></ruby>
<cite id="iywma"><form id="iywma"></form></cite>

    <tt id="iywma"></tt>
    
    <tt id="iywma"></tt>

    1
    1

    1

    2
    2

    2

    3
    3

    3

    新聞中心

    資訊分類

    聯系我們

    內頁左側欄內容

    發布時間:2019-07-11 00:00:00

    0311-68090956

    河北德瑞化工有限公司

    地址: 河北省石家莊市高新區星際中心

    固話:0311-68090956

    傳真:0311-68090956

     

    聯系人:

    屈志勇13931972519

    QQ:171999920 

     

    張 鵬18630153881

    QQ:529865825

     

    都 濤18395621810

    QQ:873453552

     

     

    /
    /
    /
    水稻殺蟲劑市場新品頻出,亞洲市場擁有絕對統治地位

    水稻殺蟲劑市場新品頻出,亞洲市場擁有絕對統治地位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8-06-21 10:00
    • 訪問量:

    【概要描述】中國是全球水稻用殺蟲劑市場最重要的國家,有些新產品甚至繞道日本,先行來到中國,像陶氏杜邦最新上市的三氟苯嘧啶,就將中國作為全球市場首發地。???飛虱和螟蟲是全球最重要的水稻害蟲,防治這兩類害蟲的藥劑研發一直是水稻用殺蟲劑領域的重中之重,該市場成就的大單品也基于此,像吡蟲啉、毒死蜱、氯蟲苯甲酰胺即為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前三甲。???該市場不但持續有新產品推出,而且研發管道中的產品也不在少數,從而保障了

    水稻殺蟲劑市場新品頻出,亞洲市場擁有絕對統治地位

    【概要描述】中國是全球水稻用殺蟲劑市場最重要的國家,有些新產品甚至繞道日本,先行來到中國,像陶氏杜邦最新上市的三氟苯嘧啶,就將中國作為全球市場首發地。???飛虱和螟蟲是全球最重要的水稻害蟲,防治這兩類害蟲的藥劑研發一直是水稻用殺蟲劑領域的重中之重,該市場成就的大單品也基于此,像吡蟲啉、毒死蜱、氯蟲苯甲酰胺即為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前三甲。???該市場不但持續有新產品推出,而且研發管道中的產品也不在少數,從而保障了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8-06-21 10:00
    • 訪問量:
    詳情

         中國是全球水稻用殺蟲劑市場最重要的國家,有些新產品甚至繞道日本,先行來到中國,像陶氏杜邦最新上市的三氟苯嘧啶,就將中國作為全球市場首發地。

        飛虱和螟蟲是全球最重要的水稻害蟲,防治這兩類害蟲的藥劑研發一直是水稻用殺蟲劑領域的重中之重,該市場成就的大單品也基于此,像吡蟲啉、毒死蜱、氯蟲苯甲酰胺即為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前三甲。

        該市場不但持續有新產品推出,而且研發管道中的產品也不在少數,從而保障了水稻蟲害的有效防治。

        水稻用殺蟲劑市場格局有別于除草劑。在2016年48.44億美元全球水稻用農藥市場中,除草劑(占41.0%)排在首位,殺蟲劑(35.0%)和殺菌劑(21.8%)分列二三位。在水稻田除草劑市場,日本(29.4%)居于首席,中國(19.0%)和美國(7.0%)分列二三位;而在水稻用殺蟲劑市場,日本(15.3%)退居第三,中國(28.5%)躍居第一,印度則以世界第一大水稻種植面積,取得了17.5%的市場份額,位列第二。

        亞洲在全球水稻用殺蟲劑市場擁有絕對統治地位,代表了全球市場的91.1%。

        總之,在水稻用殺蟲劑領域,全球市場看亞洲,亞洲市場看中國和日本。

        1、水稻用殺蟲劑市場

        2016年,全球水稻用殺蟲劑銷售額為16.93億美元,同比增長0.4%,2011-2016年復合年增長率為-1.0%;該市場占全球作物用殺蟲劑市場的12.1%,占全球作物用農藥市場的3.4%。2016年,全球水稻種植面積為1.601億公頃,同比增長0.8%。

         過去20年,全球水稻用殺蟲劑市場起起伏伏。2000年,該市場達到峰值水平,這主要受到日本水稻上蝽象和地老虎嚴重發生的驅動,不過,其后由于全球經濟走向低迷、天氣條件不利、價格壓力較大等,沖擊了全球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然而,2003年以來,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再度提升,這主要受到市場需求增加導致稻米價格走強的影響。2009年,在匯率波動、稻米提價、天氣干旱及蟲害輕發等混合因素影響下,市場出現滑坡。不過,2010年,市場基本恢復,并于2011和2012年持續增長。2013年,匯率波動以及嚴重的季風氣候等拖累了全球市場。2014年,在日本水稻蟲害重發的形勢下,全球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再度提升。2015年,在弱季風、稻米價低、蟲害輕發等多重因素的影響下,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再次下滑。2016年的市場則有恢復,這主要因為匯率因素以及水稻種植季亞洲有利的天氣條件的積極影響。

        總之,左右市場起伏的因素較多,主要基于市場需求、稻米價格、種植面積、蟲害發生程度、匯率、新產品上市等的綜合發力。

        在全球水稻用殺蟲劑市場中,中國、印度和日本位列前三甲。2016年,中國水稻用殺蟲劑銷售額為4.82億美元,占全球水稻用殺蟲劑銷售額的28.5%;印度水稻用殺蟲劑銷售額為2.97億美元,所占份額為17.5%;日本水稻用殺蟲劑銷售額為2.59億美元,所占份額為15.3%;越南也是水稻用殺蟲劑銷售額超億美元的4個國家之一,銷售額為1.12億美元,所占份額為6.6%。

        與日本水稻田除草劑所占份額為29.4%迥異的是,其水稻用殺蟲劑僅占15.3%,權重顯著降低,但相對于其1%的水稻種植面積而言,懸殊依然突出。中國的水稻種植面積占全球的18.8%,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占全球的19.0%,這兩個權重基本一致;而水稻用殺蟲劑卻占28.5%,由此可見,殺蟲劑在中國水稻上的應用遠超世界平均水平。

          2016年,全球水稻用殺蟲劑中的前十大產品依次為:吡蟲啉、毒死蜱、氯蟲苯甲酰胺、殺螟丹、氟蟲腈、乙酰甲胺磷、噻蟲嗪、噻嗪酮、呋蟲胺、克百威等。其中,氯蟲苯甲酰胺是唯一的專利保護產品。為了陶氏化學和杜邦對等合并的需要,氯蟲苯甲酰胺剝離給富美實,所以曾經響當當的“康寬”現已歸至富美實的麾下。氟蟲腈因對水生生物的毒性問題等雖在中國禁止用于水稻,但全球而言,仍是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重要品種。

        2016年,全球水稻用殺蟲劑中的前十大市場依次為:中國、印度、日本、越南、韓國、印尼、菲律賓、巴西、馬來西亞、美國等。

    2、水稻上的主要蟲害

        許多蟲害對水稻生產造成影響,各市場間蟲害的重要性差別較大。褐飛虱(Nilparvata lugens)和灰飛虱(Laodelphax striatellus)影響著絕大多數水稻種植區,而螟蟲和卷葉螟在某些地區特別嚴重。

        此外,水稻種植還受到許多蝽科害蟲的影響,如中華稻緣蝽(Leptocorisa chinensis)、稻褐蝽(Lagynotomus elongates)、稻綠蝽(Nezara viridula)、尖角二星蝽(Eysarcoris parvus)、大稻緣蝽(Leptocorisa oratorius)、稻蝽象(Oebalus pugnax)、長肩棘緣蝽(Cletus trigonus)等,并受到許多螨害、毛蟲、甲蟲、根蟲和蛆等的危害。

        3、主要水稻用殺蟲劑市場

        3.1  日本

        2016年,日本水稻用殺蟲劑銷售額為281億日元,同比下降2.8%;若以美元計,銷售額為2.59億美元,同比增長8.8%,增長率的差異體現了這一年日元相對美元更加強勢。正因為美元計銷售額的增長,日本在全球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份額從2015年的14.2%提升至2016年的15.3%,同比增長了1.1個百分點,次于中國和印度,在全球位居第三。2011-2016年,日本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復合年增長率為-7.3%(美元計)或-1.4%(日元計)。日本水稻種植強度導致其易受害蟲的侵害,尤其是褐飛虱、灰飛虱、白背飛虱、稻象甲和稻蝽象等。

        吡蟲啉(商品名Admire)的上市給日本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帶來了革命性的變化。吡蟲啉用于育苗箱階段,防治飛虱、螟蟲、象甲、甲蟲等,持效期長達60天,從而有效地消除了種植季中期使用相應殺蟲劑的需求。由于吡蟲啉與環丙酰菌胺(carpropamid)的復配,進一步成就了吡蟲啉的市場開發,該復配產品可以提供同樣的持效作用。

        育苗箱處理的成功開發,導致了競爭產品的不斷上市。如最初上市的復配產品Dr Oryzae Prince(probenazole+fipronil;烯丙苯噻唑+氟蟲腈);2007年以來,肟醚菌胺(orysastrobin)、呋蟲胺(dinotefuran)、噻蟲嗪(thiamethoxam)也加盟到復配產品行列,并取得了一定的市場份額;最近,氯蟲苯甲酰胺(chlorantraniliprole)的加入使市場競爭更加激烈。

        褐飛虱是日本水稻生產上的重要害蟲,近10年,其防治面積最大。日本防治褐飛虱的主要產品有:呋蟲胺(dinotefuran)、噻蟲胺(clothianidin)、吡蟲啉(imidacloprid)、噻蟲嗪(thiamethoxam)、氟蟲腈(fipronil)、乙蟲腈(ethiprole)、丙硫克百威(benfuracarb)、醚菊酯(etofenprox)和乙酰甲胺磷(acephate)等??晒┓乐伟妆筹w虱的藥劑相對有限,其中,新煙堿類殺蟲劑、醚菊酯(etofenprox)、噻嗪酮(buprofezin)、二嗪磷(diazinon)的使用最多。防治蝽象的產品較少,領先產品包括氟蟲腈(fipronil)、乙蟲腈(ethiprole)、仲丁威(fenobucarb)、殺螟硫磷(fenitrothion)、倍硫磷(fenthion)、乙拌磷(disulfoton)等。稻象甲的重要性大幅提升,防治產品較多,領先產品包括新煙堿類殺蟲劑、氟蟲腈、乙蟲腈、丙硫克百威、殺螟丹(cartap)和丁硫克百威(carbosulfan)等。防治螟蟲的主要產品有:氯蟲苯甲酰胺、新煙堿類殺蟲劑、氟蟲腈、殺螟丹、殺螟硫磷等。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1個重要特征是,殺蟲劑與殺菌劑的復配或混用,尤其是用在育苗箱階段。用于育苗箱的產品保持著約400萬公頃處理面積的水平。

        由于新產品上市、產品價格抬升、老產品因管理上的限制被高價值的新產品所取代等,所以日本水稻用殺蟲劑市場未來或將取得增長。近幾年,日本蟲害發生加重,如果這一趨勢延續的話,也將驅動水稻用殺蟲劑市場進一步增長。

        3.2  中國

        2016年,中國占全球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28.5%,銷售額為4.82億美元,同比下降7.5%。這一年,中國水稻種植面積同比下降0.2%,而產量同比下降0.6%。在2011-2016年間,我國水稻種植面積的復合年增長率不足0.1%;產量的復合年增長率為0.6%。

        目前,我國國內生產的農藥可以充分滿足水稻生產的需要。水稻用殺蟲劑中的領先產品包括毒死蜱(chlorpyrifos)、吡蟲啉(imidacloprid)、氯蟲苯甲酰胺(chlorantraniliprole)、敵敵畏(dichlorvos)、噻蟲嗪(thiamethoxam)、三唑磷(triazophos)、烯啶蟲胺(nitenpyram)、噻嗪酮(buprofezin)、辛硫磷(phoxim)和異丙威(isoprocarb)等。

        我國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前景較好,因為市場需求增加,水稻仍需提升產量。國產殺蟲劑仍將在水稻殺蟲劑市場持續占據主導地位。

        3.3  印度

        2016年,印度的水稻種植面積同比下降1.3%,但產量同比增長了5.5%,這是因為天氣條件回到了更加正常的季風氣候。在印度,水稻和棉花是最大的殺蟲劑市場。2016年,印度水稻用殺蟲劑銷售額同比增長7.2%,為199.38億盧比(2.97億美元),這主要受到農戶選擇使用更加先進的產品驅動。與中國市場類似,印度水稻用殺蟲劑也由國產藥劑領銜,領先產品包括:殺螟丹、乙酰甲胺磷、吡蟲啉、毒死蜱、氟蟲腈、噻嗪酮、克百威、啶蟲脒(acetamiprid)、久效磷(monocrotophos)和高效氯氟氰菊酯(lambda-cyhalothrin)等。在印度,Bt水稻正在開發。

        目前,印度的水稻產量較低,約為中國的一半,擁有較大的增長潛能,因此,印度水稻用殺蟲劑市場仍將有望進一步增長。

        3.4  韓國

        水稻用殺蟲劑占韓國殺蟲劑市場的44.0%,銷售額為0.84億美元,同比下降4.6%;若以韓元計,同比下降2.4%。2011-2016年,韓國水稻面積的復合年增長率為-1.8%,2016年同比下降2.5%;2016年的水稻產量同比下降3.0%,過去5年的產量基本持平。

        韓國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領先產品包括:氯蟲苯甲酰胺、克百威、丁硫克百威、甲氧蟲酰肼、氟蟲腈、殺螟硫磷、呋蟲胺、醚菊酯等。主要蟲害有:飛虱、稻縱卷葉螟和螟蟲等。

        像日本一樣,韓國水稻用殺蟲劑市場也向育苗箱使用轉移,基于克百威、噻蟲胺、tiadinil、氟蟲腈、噻蟲嗪等顆粒劑領先市場。

        近10年來,受GATT的影響,韓國水稻的種植面積下降。然而,像日本一樣,由于耕作原因,進口稻米不可能對市場造成大的影響。

        3.5  亞洲其他市場

        在亞洲,水稻蟲害防治非常重要。2016年,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泰國也都進入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前十強。2016年,泰國領先的水稻用殺蟲劑包括:阿維菌素(abamectin)、吡蟲啉(imidacloprid)、氯蟲苯甲酰胺(chlorantraniliprole)、噻蟲啉(thiacloprid)、噻蟲嗪(thiamethoxam)、噻嗪酮(buprofezin)、殺螟丹(cartap)、氯氰菊酯(cypermethrin)、丁硫克百威(carbosulfan)和氟蟲腈(fipronil)等。馬來西亞領先的水稻用殺蟲劑有:吡蟲啉(imidacloprid)、噻蟲胺(clothianidin)、丁硫克百威(carbosulfan)、氟蟲腈(fipronil)、醚菊酯(etofenprox)、吡蚜酮(pymetrozine)、呋蟲胺(dinotefuran)、噻蟲嗪(thiamethoxam)、噻嗪酮(buprofezin)和毒死蜱(chlorpyrifos)等。菲律賓領先的水稻用殺蟲劑包括:殺螟丹(cartap)、毒死蜱(chlorpyrifos)、氯蟲苯甲酰胺(chlorantraniliprole)、高效氟氯氰菊酯(beta-cyfluthrin)、噻蟲嗪(thiamethoxam)、高效氯氟氰菊酯(lambda-cyhalothrin)、吡蟲啉(imidacloprid)、丁硫克百威(carbosulfan)、噻嗪酮(buprofezin)和呋蟲胺(dinotefuran)等。

        4、水稻用殺蟲劑研究與開發

        由于許多害蟲可以影響水稻生產,所以廣譜性的產品在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往往占據統治地位。早期使用的對硫磷和林丹很快被20世紀60年代上市的有機磷類和氨基甲酸酯類產品所替代。不過,害蟲已經對這些產品產生了抗藥性。除了醚菊酯和乙氰菊酯等個別產品外,擬除蟲菊酯類殺蟲劑通常不用于水稻,因為它們對水生生物的毒性很高。1986年,醚菊酯(etofenprox;商品名Trebon)上市;1987年,乙氰菊酯(cycloprothrin;商品名Cyclosal)上市。醚菊酯提供廣譜的殺蟲作用;而乙氰菊酯更專注于防治水稻蝽象和象鼻蟲。由于缺乏擊倒作用,所以排除了苯甲酰脲類殺蟲劑用于水稻。20世紀80年代,在水稻上,幾乎沒有新化學類型的殺蟲劑上市。

        1991年,吡蟲啉(imidacloprid;商品名Admire)上市。該產品速效、廣譜,與傳統殺蟲劑不同,它具有不同的作用機理,更重要的是,它擁有內吸性和長殘效作用,因此可用于水稻育苗箱,其活性甚至可以延續到移栽后的植株,并使農民在水稻移栽后不必立即施用殺蟲劑。目前,60%以上的水稻面積都在育苗箱使用過殺蟲劑。繼吡蟲啉之后,其他新煙堿類殺蟲劑也陸續上市,尤其是1995年武田(現住友化學)上市了烯啶蟲胺(nitenpyram),不過該產品防治譜較窄;1999年,先正達上市了噻蟲嗪;2000年,拜耳上市了噻蟲啉(thiacloprid);2002年,三井化學上市了呋蟲胺;2002年,武田上市了噻蟲胺(商品名Dantotsu)等。所有這些產品目前在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均獲得了一定的市場份額。新煙堿類殺蟲劑可有效防治刺吸式口器害蟲和咬食性害蟲等,因此,它們能有效防治許多重要的水稻害蟲,如飛虱、葉蟬和象鼻蟲等。

        繼吡蟲啉之后,多個其他不同作用機理的殺蟲劑上市,如安萬特于1993年上市了氟蟲腈(fipronil)。氟蟲腈雖不及吡蟲啉廣譜,但也具有內吸性和持效作用,可將殺蟲活性由育苗箱延續到移栽后的植株上。2000年,日本化藥上市了環蟲酰肼(chromafenozide;商品名Matric)。這是一個昆蟲生長調節劑,用于蔬菜、水稻、茶樹和果樹等。

        隨著新煙堿類殺蟲劑的成功開發,殺蟲劑研究的焦點轉移到對刺吸式口器害蟲不同作用機理的研究上。2003年,石原產業上市了氟啶蟲酰胺(flonicamid),它雖然與新煙堿類殺蟲劑具有同樣的化學類型,但其作用機理不同。其具有內吸和滲透作用,擁有快速拒食活性。

        2008年,拜耳上市了螺蟲乙酯(spirotetramat),不過,該產品的重點市場不在水稻。2012年,陶氏益農上市了氟啶蟲胺腈(sulfoxaflor),防治刺吸式口器害蟲,這是昆蟲煙堿型乙酰膽堿受體激動劑。2014年,明治制果上市了防治刺吸式口器害蟲的殺蟲劑afidopyropen;該產品現由明治制果和巴斯夫共同開發。

        盡管Bt棉花玉米成功開發,但鱗翅目害蟲防治的更多選擇也一直是開發的重點,許多該類產品的上市讓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因此而受益。最近上市了多個防治水稻鱗翅目害蟲的殺蟲劑,如巴斯夫/日本農藥共同開發的氰氟蟲腙(metaflumizone)于2007年上市,它提供了新穎的作用機理,通過阻塞昆蟲神經系統的鈉通道而致效。拜耳/日本農藥共同開發的氟苯蟲酰胺(flubendiamide)于2007年上市,商品名Takumi,用于水稻等許多作物。杜邦/先正達共同開發的氯蟲苯甲酰胺(chlorantraniliprole)和溴氰蟲酰胺(cyantraniliprole)先后于2008年和2012年上市。氟苯蟲酰胺、氯蟲苯甲酰胺和溴氰蟲酰胺皆為魚尼丁受體作用劑。先正達參與開發氯蟲苯甲酰胺和溴氰蟲酰胺的復配產品。溴氰蟲酰胺既可防治鱗翅目害蟲,也能防治刺吸式口器害蟲。

     

        2016年,日本農藥上市了殺蟲劑pyriprole(商品名Nexus),防治半翅目和鞘翅目害蟲。2017年,杜邦開發的三氟苯嘧啶(triflumezopyrim;商品名Pyraxalt、佰靚瓏)在中國率先上市。

        目前開發中的水稻用殺蟲劑還有:三井化學和巴斯夫正在開發廣譜殺蟲劑broflanilide,用于水稻等許多作物;杜邦正在開發dicloromezotiaz,用于防治水稻、果蔬等作物上的咀嚼式口器害蟲;拜耳正在開發雙酰胺類殺蟲劑tetraniliprole,用于水稻等許多作物;日本農藥正在開發benzpyrimoxan;明治制果正在開發flupyrimin,不僅用于水稻,還可以用于非作物領域。

        5、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展望

        綜合考慮影響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諸多因素,未來該市場仍具備增長的潛能。根據Phillips McDougall公司預測,2021年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銷售額將達20.19億美元,2016-2021年實際復合年增長率為3.6%(基于2016年匯率)。

        由于水稻是日本的重要作物,加之水稻用農藥價格較高,因此,日本將繼續在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占據領先地位,并將繼續成為新產品上市的主要靶標市場。因為日本的水稻面積趨于穩定,所以在可預見的未來,日本有望在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繼續占有較大的份額。

        亞洲其他地區對水稻用殺蟲劑的市場需求穩定,因為蟲害暴發,作物損失較為嚴重。其主要問題是抗性的發展和價格的壓力,前者創造了新產品上市的需求,而后者又抑制了新產品的成功商品化。經濟發展及農場經濟的力量在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發展中擔綱重要角色。

        由于農藥管理趨嚴,特別是中國和泰國等對一些老的、用量大的有機磷農藥的嚴格管理,已經驅動了水稻用殺蟲劑銷售額的提升。另外,中國政府為提高水稻產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應該也能推動中國水稻用殺蟲劑市場的增長,特別是那些作用機理不同于目前占市場統治地位的廣譜殺蟲劑,或者是能夠解決抗性問題的產品,它們的市場往往增長較快。

        許多含Bt基因的水稻對螟蟲和卷葉螟等主要害蟲具有抗性,雖然這些水稻品種還沒有上市,但它們已處于開發的后期階段。顯然,一旦這些水稻品種獲準上市,被種植者所接受,未來將對傳統水稻用殺蟲劑市場造成不利影響。然而,中國和印度對轉基因性狀登記在糧食作物上頗為猶豫,這可能也阻礙了轉基因性狀的商品化。

        由于發展和出口的驅動,特別是中國、泰國和越南市場的發展,未來全球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增長總體向好。水稻用殺蟲劑市場有望多方受益:隨著泰國稻米去庫存的完成,市場需求增加,稻米價格恢復;日本和韓國的市場環境將更加穩定;印度市場需求增加等。另外,印尼和馬來西亞開展水稻自給自足項目,也應該能使水稻用殺蟲劑市場受益;新產品上市也增加了水稻用殺蟲劑的銷售額,尤其像溴氰蟲酰胺這樣的大單品,而那些目前仍在開發階段的產品,未來也有望帶來市場增量。

    作者:農藥快訊    來源:農藥快訊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河北德瑞化工有限公司

    冀ICP備13001998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石家莊

    3d彩票